最新篮球比赛直播 小墨墨看着床上躺着的妈妈,下意识的拉住哥哥的手,不敢上前。

向晚歌头上缠着绷带,右臂打了石膏,还没醒呢。

“哥哥,她不是妈妈。”小墨墨噘着嘴,嘴里说着不是妈妈,眼圈却红了。

“她是妈妈,我们过去。”

“不要,妈妈才不会这样躺着不动,她会抓坏蛋。”

“妈妈睡着了,小墨墨去亲亲她,过一会儿她就醒了。”

“哥哥骗人,妈妈受伤了,小墨墨不是笨蛋。”拉着哥哥的手,小墨墨又害怕又担心地问:“哥哥,妈妈会死吗?”

“不会!”秦修揉揉妹妹的头:“妈妈很厉害。”

秦墨池见儿子真的把妹妹接来了,特意看了秦修两眼。

秦修接到亲爹投来的视线,挺了挺小胸膛,牵着妹妹走了过去。

“爸。”

“爸爸。”

气质清纯可人元气少女青春阳光写真

秦修站在床边,小墨墨直接扑进了秦墨池的怀里,三双眼睛齐齐看着床上的向晚歌。

江谨言看着都不忍:“你们别这样,晚晚没事,睡一会儿就醒了。”

小墨墨撅着小嘴:“小外公,她真的是我妈妈吗?”

其实孩子心里清楚,只是没有办法接受会抓坏蛋的妈妈突然虚弱的躺在医院,明明上一次看到妈妈她还能带着小墨墨玩呢,妈妈说所有的坏蛋都怕她,她怎么会受伤呢?

在小墨墨心里,爸爸妈妈甚至哥哥都是超级强大的人。

嗯,小果冻的哥哥七岁了才上二年级,小墨墨的哥哥可是六岁不到就上二年级哦。

江谨言刮刮小墨墨的鼻子,没有回答反而问她:“那小墨墨说说,这是不是妈妈?”

小墨墨看看爸爸,又看看哥哥,两个人都是一模一样的表情,都齐齐看着她,等着她回答。

“她是妈妈。”小墨墨终于接受了妈妈受伤的事实,然后就开始心疼,“爸爸,是坏蛋打伤妈妈的吗?”

“是。”秦墨池说,把小墨墨抱进怀里。

让这么小的孩子面对这些有点太残忍,秦墨池虽然宠女儿,不过也不希望把孩子养成温室里的花朵。

“可是妈妈是警察,老师说坏蛋怕警察。”小墨墨的小小三观有点乱了。

秦修说:“打伤妈妈的坏蛋被妈妈抓住了,所以妈妈还是最厉害的。”

小墨墨眼睛一亮:“对,妈妈最厉害,妈妈肯定很快就好了。”

她在秦墨池怀里扭啊扭,小身子滑下来,爬到向晚歌的病床上,亲亲妈妈的脸,小声说:“妈妈,你最棒棒啦,小墨墨好爱你哦。”说完两只小手在向晚歌头上做了一下施展魔法的动作。

安心好奇地问她:“咱们小墨墨在做什么?”

小墨墨转头甜甜地笑起来:“我在给妈妈赐予魔法啊,她以后就不会受伤啦。”

也不知道是小墨墨的魔法奏效了还是被疼的,向晚歌真的醒了。

她还有点晕,不过再怎么晕,眼前宝贝儿女儿那张小脸还是认得清的。

“宝贝……”

“呀,妈妈醒啦。”

小墨墨刚叫完,小身子就被人提了起来,下一秒,她的位置就被她亲爹占据啦。

安心抱着小墨墨,小声叮嘱:“让爸爸先和妈妈说说话,小墨墨先跟外婆出去玩好不好?”

“好吧……”小墨墨恋恋不舍的被她外婆外公抱出去了,一同被隔离的还有哥哥秦修。

虽然答应外婆出来了,不过小墨墨心里还是念着妈妈。

她朝秦修伸出双手:“哥哥,小墨墨想跟妈妈在一起。”

秦修赶紧把妹妹接过去,他自己都还小,根本就抱不稳,却吃力的抱着不撒手。

安心又气又笑,对江晋安道:“两个小坏蛋这是埋怨我不许他们看妈妈呢,瞅瞅,小模样看着真可怜。”

“两孩子虽然性情迥异,不过都是乖孩子。”老江同志老安慰了,朝秦修招招手,秦修吃力的抱着妹妹一步一步挪过来,紧绷的小脸都红了,老江同志耐着性子解释:“你们小外公要给妈妈做检查,病房里人太多了,就会影响到小外公工作。”

兄妹俩懂了,手拉手坐到一边,乖乖等着。

病房里,向晚歌看着秦墨池自己都不好意思。

“又受伤了,三爷,你别担心。”看见男人的表情,向晚歌差点就主动道歉了。

秦墨池不鸟她,看着江谨言。

江谨言道:“二十四小时不要吃东西,我会给她输营养液。昏睡,恶心,头晕都正常,困了就好好睡一觉。骨折要养,先跟局里请半个月假吧。”

向晚歌可怜兮兮地申请:“能短点么?局里最近案子很多,我这胳膊……其实……不影响坐班……什么的。”

说到最后,她的声音就跟蚊子叫似的。

江谨言忍不住笑:“这事儿你跟阿池商量,小叔说了可不作数。”

等江谨言出去了,向晚歌用完好的那只爪子抓住秦墨池的手,摇啊摇:“池舅舅……刘平刚抓住,我要盯着,不然我这伤不是白受了?池舅舅?”

“……”秦墨池面无表情。

“我保证就在办公室呆着,不跟着他们亲自上阵。”向晚歌可怜巴巴的,其实心里清楚,这个男人每次最后什么都听她的。

“……”

“再说,我现在是头儿,请假太久的话……”

“嗯!”

向晚歌依旧苍白的脸立刻笑开了,一笑就扯到额头上的伤口,立刻“嘶”了一声,“呀,疼……”

秦墨池拨开她脑门上的刘海,眼中晦涩不明,“可能会留疤。”

“留疤就留疤呗。”向晚歌满不在乎的得瑟:“老公儿子女儿都有了,留疤怕什么?池舅舅,你会嫌弃吗?”

“……”

秦墨池其实想揍她,每次受伤后就是这个德行,永远好了伤疤忘了疼。

向晚歌见秦墨池不回答,只拿一双黑黝黝的眼睛看着她,不由心虚,开始耍赖:“你要敢嫌弃我,我就带着儿子女儿回江家,让你一个人过去。”

秦墨池气得咬牙:“小没良心的。”

听见他骂人,向晚歌就放心了,朝秦墨池勾勾手指头,然后学小墨墨撅起嘴:“池舅舅,亲亲。”

秦墨池刚擒住那两片柔软的唇,身后就响起一串哒哒哒的脚步声,“爸爸妈妈,小墨墨也要玩亲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