放飞自我释放天性 众人:“……”

   司惑愣了一下,他没想到田梓豪居然如此臭不要脸,玩弄女学生的感情不说,还拿假的房产证骗人家,这也尼玛太LO了吧?

   突破口一旦打开,董菲娜就崩溃了,顷刻哭成了一个泪人儿。

   刘虎都要心疼死了,心说好好的白菜,尼玛就这么被猪给拱了,这个田梓豪果真是个混蛋。

   只不过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这种事外人就不好插手了,警察都没辙。

   你情我愿的上床,并且就董菲娜来说,她自己抱了什么心态跟田梓豪一起的,这事儿还真不好说。

   并且司惑猜测,董菲娜说不定也看到了今天的八卦,受了刺激,然后一气之下就想做傻事。

   司惑本来想直接给董菲娜的老师打电话,让学校来令人,不过想到田梓豪,他就动了个脑筋。

   他让刘虎给田梓豪打电话,把田梓豪骗到派出所来了。

   田梓豪到派出所已经是三个小时之后了,其他人都下了班,就张浩和刘虎以及那个女警一起陪着董菲娜。

   看见司惑,田梓豪知道自己上当了,心里不由恨恨地把司惑骂了一顿。

   “原来你在这么个小破地方蹲着啊?”田梓豪满脸嫌弃的到处瞅瞅,他刚从古镇赶回来,被费渡弄的一肚子气当然只能朝司惑身上撒了。“啧啧,小子,你简直太给晚姨丢脸了。”

   女神学姐起床照美好依旧

   听见田梓豪把向晚歌叫晚姨,司惑乐了:“田总,你这是准备跟你小姨同辈了?”

   田梓豪脸色变了变,尴尬的咳了咳,理了理衣服,“说吧,把我骗来什么事?我可是很忙的。”

   司惑看见他那个样子都想揍他,特么的,敢给墨墨送花,简直找死。

   “没骗你,真是找你有事儿,我们这有个人请你来见见。”

   司惑话音刚落,刘虎带着董菲娜出来了。

   司惑摸了一根烟出来点上,吸了一口道:“这个人你认识吧?今天差点在你家的楼顶上跳楼,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她救回来的。”

   田梓豪早在董菲娜出来的那一刻傻掉了。

   董菲娜看着田梓豪,脸上也只有恨和不屑。

   哼,还说自己是有钱人,一栋两百万的房子都舍不得,这样的男人怎么不去死?

   田梓豪被董菲娜的眼神瞪得心中一惊。

   尼玛,他本来就在千方百计的躲着董菲娜,防着秦家的人知道他和董菲娜的事,这下好了,居然被他的死对头司惑抓住了小辫子,那怎么行?

   田梓豪回过神果断摇头否认,“我不认识她啊,司惑,这谁啊?”

   见过无耻的,没见过这么无耻的。

   司惑耸耸肩,“她说她叫董菲娜,是师大的学生,以前跟你是情人关系,还为你打过一个孩子……田总,你这感情生活真是丰富多姿啊!对了,上一次听王家的小子还说你在月亮湾也藏了一个小美人儿,是不是真的?本来我还不信的,毕竟这些年你对墨墨也算是情深似海,搞了半天我们都理解错了,原来墨墨也只是你的目标之一啊?”

   田梓豪就操蛋了,司惑这个王八犊子是要整死他啊,要是被秦修知道他在外面乱搞,估计以后他连秦家的大门都别想进了。

   所以,这事儿必须不能承认。

   “司惑,饭可以乱吃,但是话不可以乱说,小心我告你诽谤。”

   司惑敲敲桌子:“正好我是警察,需要我帮你立案吗?”

   “你不要欺人太甚。”因为太生气,他一丝不苟的后背头发型都散了。

   “田梓豪!”董菲娜大喊一声,女神范儿都没了,“你这个骗子,你骗我身子骗我感情,这也就算了,就当我眼瞎,你怎么还好意思不承认?你以为你不承认你跟我上床的事就不存在了吗?”

   刘虎不屑道:“还用假房产证骗人,我说田总,你穿得人模狗样的,怎么可以这么对待跟过你的女人呢?我真是都不好意思承认你是个男人。”

   田梓豪还在嘴硬:“我都说了我不认识她,这女的肯定是想讹我,你们这些警察都不长脑子吗?”

   司惑看他一眼,把身边办公桌上的电脑转向了田梓豪。

   田梓豪愣住了。

   电脑屏幕上是一张照片,照片上的主角当然就是他和董菲娜。

   两人身上穿的很清凉,背景是酒店的大床,所以,这种照片有一个惹人遐想的名字——床照。

   照片内容也惹人遐想,董菲娜躺在他怀里,笑得特美。

   司惑嘴里叼着烟,道:“这只是其中一张,我们找到了董小姐的手机,里面还有很多张,我们不方便再看了,你要不要看看回忆回忆?”

   田梓豪怒视董菲娜:“我不是让你把照片都删掉吗?你是不是就等着害我?”

   董菲娜的表情简直是想吃了田梓豪。

   司惑心中大爽,田梓豪这下子面子里子都没了,看他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往墨墨跟前凑。

   “董小姐说……”司惑拖着调调,特别拽:“……说你曾当着你那些狐朋狗友的面说过东大街那套房子给了人家,田总,你特么弄个假证糊弄人家女孩子,太不厚道了吧?”

   田梓豪怒道:“怎么,这你也要管?房子是我的,我不给了还不行?当初是她自己往我床上爬的。哼,你问问她,她当初打的什么歪心思?”

   “我对你们那些事儿不感兴趣,房子送不送是你的事,只是,要是你那些狐朋狗友知道你这房子又被你要了回去,你说他们以后还会带你玩儿吗?”

   “司惑,你这个王八蛋,你他妈别得意。”

   司惑直接抄起一个计算器,边道:“你那房子房龄也好几年了吧?不过现在房价已经顶天了,我帮你稍微打折。田总,人家清清白白的大学生跟了你,你这一毛不拔真的太不男人……”啪啪啪,计算器上一通乱按,司惑最后得出个数来,“人家分手都讲究个分手费啊青春损失费啊,董小姐还给你堕过胎,这样好了,一共三百万,没多要你的。”

   “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