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个字句里的疏离和淡漠,和他昔日判若两人。

是真的放下了吧……

“这下好了,解药有了,他也放下了,宫子华抓到了……”景佳人松了口气,微笑着说,“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。”

西门龙霆皱着眉,想要拿起一颗药丸研究。

却怕这真的是解药,弄掉了一颗,就会对她的恢复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。

但他更怕这不是解药,反而又是冷麟天的诡计。

用力合上匣盖,西门龙霆冷眸说:“这么容易他会把解药送来?见鬼了!”

要真这么容易妥协,冷麟天早干嘛去了?

为了得到景佳人,他什么手段都用劲了,连命都不要。

在这之前还不顾刚刚大病初愈的身子,非得在飓风前耗着,冒着死的安危。

他怎么可能说放手就放手!

“少爷,要不要我拿一颗药去进行化验?少一颗药,应该不至于造成大碍。”

淡淡清香 纯甜美 邻家女孩

西门龙霆盯着景佳人的脸,凝视片刻:“去吧,只许一颗。”

总不能冷麟天给了什么,就让她吃什么。

什么不明不白的药~性都往她嘴里塞!

“你真是疑心病很重啊。”

“小心一点总没错,我能拿你的身体开玩笑?”

餐厅里所有佣人和保镖还都在看着他,这场晚宴也是到散场的时候了。

西门龙霆挥挥手:“全都去休息。”

那些佣人还捧着手里的——圣诞礼物盒。

景佳人拽了下他:“礼物,你忘了?”

西门龙霆允诺:“盒子里写的是什么,全去威尔逊那领。”

在一片暗暗的欢呼声中,宴会是彻底落幕了。

景佳人也觉得累了,西门龙霆说休息一晚,明天一早就赶飞机飞回法国去。

用他的话说,现在实权都被西门老爷剥夺了,儿子SUN还扣在13橡树里,他就算是想要带着她跑,也很快会被找到。

至于佳人王国,原本是个安全之地,可现在,也可能不再安全。

所有人都走了,没有人理会宫子华,他双手双脚被束缚着,依然靠在火炉边上。

一些佣人留下来收拾餐厅,看到他,都被他妖孽的长相迷得七荤八素。

可是没有人敢靠近他……

西门龙霆下过令了,谁敢靠近他,给他食物和水,就等着最严厉的酷刑。

没有人敢挑衅少爷的权威,质疑他的话。

两个保镖留下来守着宫子华,以防他逃跑。

壁炉里的火星劈里啪啦地燃烧着,宫子华浓密的睫毛垂下,肚子饥饿的感觉,是他最厌恶的。有一种多年来习惯的恐惧感。

身体被冻过,即便有壁炉的火照着,还是止不住的冷意……

湿透的衣服贴着身子,水肆意地在胸膛上留着。

他闻到食物的香气……很香很香……

……

景佳人泡了个舒服的热水澡出来,看到西门龙霆正在反复地研究那盒药。

威尔逊只拿了一颗去做研究,剩下的都由他保管。

如果真的是解药,这个匣子有多重要!

“别看了,就算你拿放大镜,也不可能看出这药里有什么。”https://ta8.app番茄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