练功室内。

  古溪坐在兽皮沙发上,拿着异世内部卡,与裴大哥回信息,探情报,想了想,又认真解释了一句,最近闭关刚出来等等。

  发完之后觉得心里坦然了。

  等信息回复的途中,又在组织与二号员工发信的内容,这时,“叮咚”一声,与校园网联通了的通讯器内传来,“自动送货请至门口接收”的信息。

  古溪从小院外以身份验证取回了,校园自动飞行送物装置“飞路”送来的午餐。

  还是晋天老师安排的含风雷属性的高能量饮食。

  可惜古溪期待的老师会在送饭时出现的愿望落空。

  不过,一个无人小型飞行器,学院内部专用,黑色白纹,看着很是醒目,古溪对学院这方面的内容在网上了解了一会儿后,眼睛亮了亮。

  只要是学院通过认证之人,都能花代价付费使用自动送物、送信功能。

  后者,通常是送挑战信。

  古溪试着指定晋天老师为接受人,进行“语音信”,其实,还可以送实物信之类的,不过,古溪只是试试看能不能使用而已。

  “对不起,您的权限不足,查无此人。”

   唯美校园清纯美女生活照 冬日里可爱的小萝莉

  古溪:......

  深吸了一口气,眼光冷冷的扫了扫黑漆漆带点白纹的一人高飞行器,将这玩意儿有人控制的想法排除,脑中快速闪过“破坏学院公物积分扣除规则”,迅速点了回返,任这个无人飞行器“嗖”飞走。

  古溪呆立了几瞬后,提着密封好的午饭,也回返练功室。

  吃饭加组织语言。

  ......

  古溪将裴大哥与员工二号的事交叉处理了一下,将寻找“蓝禹”师兄的事,也拜托和下达了命令。

  以现在提升了不少的语言能力,与裴大哥寒暄交流。

  刚才还顺便以精神烙印对员工二号高秦进行了信息通知,感知着对方情绪中传来的无比震惊感,古溪心情稍稍又愉快了一些。

  二阶的精神力确定好用不少,远程通讯不用卡。

  “小渊,你现在在主城吗?”

  正事说完,难得有机会与“江渊”聊天的裴飞羽,在收集和整理对方所要情报的同时,有些疑惑的发信息问道。

  “嗯,正在学院宿舍吃午饭,裴大哥你呢?”回答加反问,日常交流技巧。

  “...在奇异馆内...小渊不常在天南学院?”

  裴飞羽眉头轻蹙,他到不认为“江渊”哄骗他,只是,他一到主城大榕城,就小心打听了“江渊”,二年级没这人,这是怎么回事呢?

  “嗯,今天刚到学院,过两天又要去历练了。”正常的大学生活,看来是过不了了。

  “呵,原来是这样啊,难怪小渊你实力这么强,18禁色视频不过月底团练不会影响吧?”

  裴飞羽眉眼一舒,放松了身体躺在白玉色沙发上,手里抚摸着银白卡片,笑得春光明媚,可惜他一人待在华丽装潢的房间内,无一人看到此刻的美景。

  外间传来若有若无的喧闹声,和着食物的香味,裴飞羽眉头一挑,又发信息:

  “听说这两日主城的奇珍都不错,晚餐来奇异馆吃吗?”约吗?

  “不会影响...要出来吃!”约!

  比起刚刚吞食完,美味度一般,重点是高能量的午饭,古溪回想起奇异馆的美食,唾液分泌略快。

  学院的厨子明显比不上奇异馆的厨子啊!

  “关于血源会的事,我这里还有一件特制道具,有机率探查出血源会内部成员,异世最近与血源会冲突颇多,可惜他们隐藏得比较扎实,城市内这么多人口,我们也不可能一一去排查...”

  古溪接收着传送过来的一些分辨“血源会”内部成员的办法和情报,又收到了裴飞羽的一条信息。

  “特制道具有多的吗?”古溪心动,然后继续查看接收的资料。

  “血源会”据说是一个隐藏的很深的黑暗组织,以抓捕研究血脉者出名,他们的目标是后天制造血脉者,转移潜力高的血脉为另外一些人所用。

  种种手段血腥又让人唾弃,在联邦和佣兵协会,都是受到通缉的份子。

  但麻烦的是,这种暗组织的成员,明面上都有正常的身份,让人很难分辨出来。

  而他们受到通缉的原因,也是因为常向一些天才血脉者下手,同时,还有对方的亲属,以相同的血脉提炼更强的血脉之力,这其中包括很多没有觉醒血脉的普通人。

  古溪看到这里,眼神极度冰冷。

  这“血源会”该死!

  “是城市主管才能分到的专属道具,目前更新换代最新一批,因为与血源会的冲突增大,才特制出来的,我的这个可以暂时借小渊你用几天,等你参加了团练,提高了权限,想来就可以兑换到了。”

  裴飞羽大方的发信息道。

  古溪收到裴大哥的信息,心情稍缓。

  “谢谢裴大哥,不过,道具托运需要几天?”古溪担心等道具送到,自己人都去历练去了,那还有什么用!要不要花几个小时来回去取一下呢。

  在她印象中,裴大哥应该还在黑石城才是。

  “呵,傍晚奇异馆就能拿到,记得来取!”食物诱惑加道具诱惑,应该能在晚饭时见到了,裴飞羽嘴角弯了弯,近一个月没见了。

  “好!”下午正好可以处理一下别的事。

  傍晚能得到道具的话,晚上正好可以活动活动...古溪眼中闪过锋利的寒光,“血源会”!

  探查“江渊”的亲属吗!

  “叮”舅舅的回信正好传来,打断了练功室内凝重的空气,古溪恢复平静的查看了信息,心情变得愉快了很多。

  “舅舅昨天提升了一小级,目前体术14级了,天脉已开,闭关蕴养了几小时,与你杨伯伯打了半天,还是不分胜负,他比你舅舅提早两天升级...”

  “前些天彭守备带了两位军部的高手,入住你家隔壁,听说是天南学院高层安排来的...家中安全不用担心...”

  “守备营其他队长对你家的安全也很是重视,你爸的公司如今算本城最安全地段...”

  “你老师寄来一套中部特产防护装备...”

  ......

  古溪闭了闭眼,睁开后明亮柔和,弯了弯眼眸,继续给舅舅发信。

  小院外清风柔和吹拂,院内花草簌簌做响,如在歌唱,悦耳无比,红发小萝莉巴在院外,用手指弹了弹透明的封阵,回后看了无奈的黑发少年一眼,又继续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