秦潇平稳开车,绕着市中心好几圈,直到确定对方没其他车辆跟踪后,才载着她回别墅小区。

两人刚到门口,便看到大门上贴着一张留言纸。

——阿潇,悠悠,我们出去赴宴。阿澈还在加班,我煮了你们的饭菜,都在厨房温着。

李妈妈年纪偏大,很不喜欢用手机发信息,多半时候都写便条留言。

两人洗了手,有人端汤,有人盛饭,配合默契,动作快速,很快便坐下吃起来。

警局饭堂的午餐供应实在不怎么好吃,秦潇一向嘴刁,吃得很少,李悠则是吃不惯。

李妈妈煮的饭菜色香味俱全,两人埋头大吃,直到肚子填了大半,李悠才开始说话。食色要怎么才能播放

“一会儿我收拾东西,陪你一块去总局。”

秦潇摇头,吞下口中食物:“不,我暂时不去总局。我还得去我朋友那儿一趟。”

“一个人去?”她抬起头来,小脸上粘着一颗米粒。

秦潇点头,将筷子搁下,大手凑前,帮她温柔扫去米粒。

她一愣,看着近在咫尺的刚硬大俊脸,对上他温柔莫名的眸光,心——骤停了一拍,然后却又“噗通噗通!”猛然跳起来。

怀抱乌克丽丽的女孩

“……谢谢。”

她俏脸微红,为了掩饰那突如其来的悸动,慌忙埋下头去。

秦潇没发现,继续吃着,一边道:“我晚点一个人去。”

李悠抬起头来——

“悠悠,听话。”秦潇温声:“放心,我会没事的。过两天事情调查清楚就回来。”其实,他是要去忙其他事。

她无奈瘪嘴,只好道:“那你注意安全,跟我保持密切联系。”

既然他这么有信心,她也不好阻拦他。

毕竟对他秦警督来讲,她只是一个刚出茅庐的小丫头。让她跟上,多半帮不上忙,更可能会是拖后腿。

秦潇见她小脸上带着失落,想要伸手安抚她——却又顿住。

她碰巧抬头,看着他悬在半空的手,狐疑问:“潇哥哥,怎么了?”

他微窘,连忙缩回手,扯开一个尴尬笑容。

“没……什么。”

李悠见他精神有些恍惚,又想起昨晚他失落的样子,猜想他肯定是遇上大难题了。

有时候执行重大任务,是不得向其他人透露任何消息的。

他隐瞒自己,多半是为了保密,也怕她担心。

“潇哥哥,你注意安全。记住,不管什么时候,保命最要紧,别太拼了。留得青山在,不愁没柴烧。”

秦潇闻言,微微一笑点头。

“快吃,吃完早些休息。”

她还是跟小时候一样,很贴心很会安慰人——跟贴心小棉袄一般。

不得不说,他内心真的舍不得放弃……

李悠则默默想着办法,觉得晚点儿应该给大哥说一说,看看有没有帮到他的途径。

两人吃饱后,她收拾厨房碗碟,他则上楼收了几件衣服,快步走下来。

“我走了。”

“等等!”她擦干手上的水珠,快步走出来:“潇哥哥,家里练身房有一些武器,你带上些防身吧。”

秦潇看着她,内心很是不舍,尽管他不缺什么,仍是点了点头。

“好,你陪我去取吧。”